T型台上表演融入地方民歌结局观众定实验京标准

来源:    作者:笔名    2020-10-30

T型台上表演 融入地方民歌 结局观众定 实验京剧《红拂》探索演出新模式

小剧场、实验、T型台占据区域首位,这些原本属于话剧、时装表演的名词,这次却被京剧全部使用。

自6月29日起,浙江省京剧团小剧场实验京剧《红拂》在杭州的演出日渐火爆。应观众的要求,原本演出2场的计划改为演出8场,直至12场,可还有不少观众订票。有的场次由于观众太多,原定60个座位的剧场临时加了30个座位。

“这样的结果真是出乎意料”,浙江京剧团团长翁国生告诉所有彩信暂停,传统京剧在前卫的小剧场创演,在浙江省尚属首次。《红拂》既赢得口碑,又赢得市场,它的走红用事实告诉人们,京剧在浙江省并不是没有市场,也没有远离观众,只是,我们该以什么样的面貌把它呈现给大家。

T型台上表演 小剧场京剧令人耳目一新

近年来,为了开拓演出市场,培养青年京剧观众,浙江京剧团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,积极探索京歌剧的舞台表现形式,先后创排了青春京歌剧《圆月之约》和《络恋曲》、童话京歌剧《孔雀翎》,这些作品多次获奖。可是,当了3年业务副团长,刚刚升任浙江省京剧团团长的京昆武生翁国生却认为,浙江舞台基本是越剧的天下,该团一直在想方设法冲破这种环境、地域造成的狭窄生存空间,这次创排小剧场实验京剧《红拂》就是一次全新的尝试。

《红拂》讲述了隋末唐初“风尘三侠”的爱情故事:天姿国色、歌舞超群的红拂女与山西布衣李靖、江湖游侠虬髯客、隋朝司空杨素三人之间复杂的情爱纠葛。个性刚烈的红拂女在遭遇情感挫折后毅然遁入空门。

《红拂》在该团的“黑匣子”剧场演出,这个剧场原本是该团的排练场,被改造成一个能容纳60名观众的小剧场样式。翁国生说,这个改造完的小剧场成为排演实验剧目的平台,团里不用去外面租场地,想演就演,想怎么演就怎么演。同时,传统京剧大胆借鉴小剧场戏剧的先锋实验精神,把京剧的传统美学、现代舞台美学与当代观众的审美情趣巧妙融为一体,可以吸引更多年轻的京剧观众中国只有不到6%的公民持有护照。。

看过《红拂》的观众会发现,一条颇似时装表演T型台的花道将人们围在了表演区的中央,不经意间,美丽的红拂会走到你的面前、身后,你可近距离地欣赏旦角精致的妆容、华美的戏服。这些都是翁国生的得意之作,他认为他可能会更乐意去做一些非常冒险的、短平快的项目,此举大大挑战了传统京剧戏曲严格的程式。

浙江省艺术研究所赵美成说,多少年来,观众席和舞台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空间,舞台就是舞台,属演员表演的领地,观众席是看戏者的天地。这样一来,互动性不强。而《红拂》以6个定点舞台划分出不同的多重表演空间,观众一进剧场便踏上了直通舞台区的T型台两边。如此布局自然形成了舞台与观众席浑然一体的感觉,降低了舞台居高临下之势和观众仰视的观赏角度。观众可以前后左右看戏,演员可以多角度的纵横展示,形成一种全面、立体和多元的观演格局。

融入地方民歌 好看好听符合观众需求

作为团长的翁国生亲自担任了这个剧目的导演,他还邀请上海资深戏剧评论家皱平操刀编写剧本,河北省京剧院的作曲王世明担纲作曲。

在保持原汁原味京剧表演、唱腔的同时,《红拂》在很多方面做了大胆探索。翁国生说,《红拂》对于京剧程式上的表现,比传统戏曲中的演员在展现唱、念、做、打上更加夸张和变形,因而体现出的空间意识也更为广阔,时间转化概念更为短暂,剧情发展节奏更为快捷。演员的表演适当的融入了优美的舞蹈动作和造型,使之更具视觉上的可观性。在音乐和唱腔设计上,将传统戏曲唱腔与丝竹民乐巧妙融合是该剧的一大特色。在乐队编制上,《红拂》除保留了京剧中的主乐器京胡和板鼓外,还加入了埙、箫、笛、琵琶和古筝等吹奏、弹拨乐器。唱腔在保留京剧原有的板腔体演唱韵味上,根据剧情的发展和需要融入了一些地方民歌的哼唱元素,以便更好地表现主人公的情感。

“《红拂》的创新之处还在于设置了主持人”,翁国生说,除4名演员,全剧始终由一个主持人贯穿,他穿着现代,戴一副眼镜,用很现代的语言向人们解释剧情。比如他会这样阐述:“围城之外的风景如何?这是红拂所渴望知道的。”

结局观众定 互动交流让人备感新鲜

看《红拂》,观众最感兴趣的一是可现场帮助移动布景,二是结局自己说了算。

翁国生告诉,传统的观演关系是你演我看,可是《红拂》却让观众在演出进行中到台上过一把戏剧舞美的瘾,感受移景换物的美好过程。每到该换道具、背景时,剧组就要求观众帮忙。这时场面就活跃起来,观众都争先恐后上台移换背景。演出结束后,帮忙的观众还会得到印有《红拂》剧照的胸章、时尚咖啡杯、节目小海报等纪念品。

在亲情、恩情和恋情之间,红拂女该怎样做出自己人生的抉择。该剧安排了3个结局,在观众座位席下放有3块不同颜色的塑料手掌,分别代表了3种选择,观众可以举牌投票决定故事的结局。“观众参与创作,这是我们在创作《红拂》过程中始终想要体现的一点。有时观众意见不统一,我们就3个结局都演。”翁国生说。

比《红拂》的成功更让翁国生高兴的是许多大学生都认为该剧可看性强,年轻人愿意看。“这让京剧看到了希望,一些新鲜的观众血液开始灌注进来了。”翁国生透露,9月份,他将携《红拂》走进大学校园。此外,他将在浙江京剧团打造一个实验基地,以吸引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关注京剧。

脑梗能治疗好吗
舟山看白癜风专业医院
关于灰指甲的治疗方法
您可能感兴趣的内容: